新闻中心

一台水泵里的国家密码

发布时间:2016-07-13 来源:上海泵阀 点击数:
台水泵里的国家密码-[]
      对于缺乏工业精神的中国制造业来说,一个专注做水泵70年的故事,无疑值得倾听。
 
  52岁的托马斯的脸上,终于出现一丝波澜:“你看它,已经在这里工作20年了!我也不过12年。”
 
  托马斯是丹麦萨姆索岛高尔夫球场的一名草坪维护工,说话时节奏表情几无变化。他口中的“它”,是两台水泵。
 
  它们看上去并无特色。泵体自上而下分别是银色、黄色和黑色,沾染一些灰尘,安静地立在高尔夫球场的一间工房里。萨姆索岛是丹麦倒数第三大的城市,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,与安徒生的诞生地奥登赛、作为莎剧《王子复仇记》背景地的赫尔辛格相比,这个仅有22个村庄的小岛显然低到尘埃里。
 
  而在节能环保领域,萨姆索岛的地位则高入云霄。
 
  它是世界上第一个在现代生活和生产存在的现实中,完全实现了“碳中和”的地方。换一个更通俗的说法,萨姆索岛没有污染,实现了二氧化碳的负排放。
 
  托马斯的主要工作是维护草坪,而草是高尔夫球场的命。他蹲下来,指着水泵顶端的一排字母“GRUNDFOS”,说,它帮了我很多。
 
  GRUNDFOS,中文译为格兰富。丹麦格兰富是全球泵业的领导企业。
 
  托马斯需要一个可靠的伙伴帮他来灌溉草地。作为球场灌溉系统的一部分,格兰富水泵从附近的湖泊取水,为28公里长的管道提供合适的压力,将水泵送到218个洒水器中,从而灌溉草地。
 
  这并不是事情的全部。
 
  实际上,托马斯的帮手格兰富水泵安装了先进的变频器,并且可以靠太阳能驱动。托马斯介绍说,这是一种和汽车发动机类似的原理:驾驶者节省能耗的最好办法是调节油门大小控制车速。在水泵中,原理相同,变频器会根据水泵需求,通过逐步调整速度,从而节省能量,高效抽水。
 
  而在中国,高尔夫球场的用水问题已经被反复讨论和批评,甚至被塑造为“费水魔鬼”。据不完全统计,中国高尔夫球场平均耗水量约为10000升/每平方米,节能工作较好的球场约为500升,用水量较高的则可达到900升左右。而在萨姆索球场,这个数字为120升左右。
 
  “格兰富让萨姆索变得高效绿色。”托马斯的脸上,浮现出他惯常的庄重表情。
 
  与萨姆索岛一样,对于大多数中国人,格兰富也是一个陌生的名字。可是下面这一连串名字,或许会改变这种陌生感:国家体育场(鸟巢)、国家游泳中心(水立方)、奥运国际广播中心、人民大会堂、国家大剧院……这是格兰富至今在中国的部分标志性项目。实际上,格兰富早在1994年就已进入中国市场,2013年,其中国营业额超过22亿人民币。
 
  毫无疑问,如何高效利用能源、实现节能环保,是中国正在面临的发展难题之一。而翻看格兰富和丹麦的发展史,或许可以为我们提供有益启示。
 
  1945年,创始人保罗·杜·耶森在自家地下室开屏两个房间,成立公司,开启了格兰富的历史。彼时的丹麦,正从以奢靡为荣的时代里走出,开始审视自己的地理位置和资源匮乏问题,节能已经成为一个国家要思考的课题。格兰富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,如何高效完成水资源的运输和利用,成为公司的发力方向。
 
  所以说,格兰富的起点就在于关照丹麦的生存环境,而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和人口的剧增,格兰富又成为专注于节能减排技术和解决方案的提供商。
 
  专注是格兰富和丹麦共同的密码。
 
  成立70年的格兰富只做水泵,专注于工业技术提高,不进行多元化,不登陆资本市场。与丹麦一样,他们就像是潜行者,而不管是国家还是企业,当外界注意到他们时,他们已经浮出水面,遥遥领先。2013年,格兰富全球营业额约为267亿人民币,从一家手工作坊,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水泵生产制造厂。丹麦则几十年专注于科技创新和节能环保,这帮助他们从工业带来的污染里冲出,成为世界上“最幸福的国家”之一。
 
  某种程度上,这种变化来自于不变。而在中国,一种不安的变化正在发生——幼稚的中国制造业,出现了越来越多隐退的身影。有人完全放弃制造业,将企业卖掉,换取的大把现金投入到房地产、金融业;有人则一心想要上市,圈钱之后盲目多元化,原来的主业早已弃之不顾。
 
  没有人会否认资本是一支重要的市场力量,也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。一个企业,一个企业家,都有权力选择自己的发展方式。但从整个中国制造业来看,在人口红利逐渐消退的今天,我们不仅缺乏先进的工业技术,更缺乏像格兰富这样坚守的工业精神。
 
  “成功的企业必须学会专注,要坚持并充满激情。格兰富从创立之初,就一直以帮助人们获得清洁的水源为己任。专注并不意味着固步自封,不断创新才能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。”格兰富新任总裁Mads Nipper告诉我。
 
  值得一提的是,Mads Nipper曾在乐高玩具公司任职23年,乐高是全球知名玩具制造商。那是另外一个专注的故事。实际上,专注几乎成为丹麦著名企业的统一标识,比如风力发电机制造商Vestas,比如啤酒制造商嘉士伯,等等。
 
  Mads Nipper的话,让我想起2010年采访格力董明珠的场景。这家中国空调龙头,被外界认为几乎是以一种偏执的方式在生存。当我问她是否考虑过进军房地产时,她明显激动起来:“我们有太多进入房地产业的机会,我们到哪里投资建厂,对方都说,我给你几千亩地再搞房地产吧,都被我们拒绝了。”
 
  董明珠已经不止一次拒绝过涉足空调之外的领域的机会。在中国空调业有史以来的两波多元化扩张的风潮中,她都选择了“专注”——走专业化道路。她的目标很明确:“我们就是要做空调业的老大,别无他求。”
 
  在我看来,这句话适用于格兰富:他们就要做水泵行业的老大,别无他求
上一篇:高温介质计算泵的汽蚀余量进口安装高度 下一篇:无负压给水设备设备安装及工作原理副本